推广 热搜: 最新  最热  关注最多 

七十年 我们的国庆记忆

   日期:2019-10-17 14:54:07     来源:上杭网    浏览:1564    评论:0    

70年前的那个秋天,毛泽东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位诗人表达了“时间已经开始”的感觉。在这多事的70年里,每一代人对国庆节都有不同的记忆。这种记忆不仅是个人成长的个人叙述,也是一部伟大的国家历史。它不仅铭记新中国创建者和建设者的伟大成就,而且激起每一个中国人炽热的爱国情怀。

在西北的北面,我正在界碑附近升起国旗,我看得不够清楚。

王子兵

16岁的冬天,我从寒冷干燥的豫东平原北上参军。我坐公共汽车、火车和飞机,在新疆阿图什呆了两天一夜,成为一名守卫边境的士兵。服役16年后,蓦然回首,南疆的沙尘,北疆的风雪,高原的烈日,边境的冷岳,都深深印在我的心底。

穿越边境是我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十年前的秋天,我在“西北第一岗”白坝边境公司工作。那里的冬天又深又冷,九月和十月开始下雪。当时,山里没有公路,持续半年的“封山期”只能靠自给自足。为了保证战友们的安全和成功,我将在国庆节前完成所有越冬物资的储存。直到新中国成立60周年,军队和地面联合组织了升旗仪式,我才推迟了我的行程。

白坝村居住着哈萨克、蒙古和维吾尔族,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几乎无法撼动。国庆节那天,每个人都盛装出席。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我被升旗仪式震惊了。

士兵们把国旗抛向天空的那一刻,国歌就在队伍中响起。无论是蒙古族老人还是哈萨克族无知的青年,每个人都跟着官兵的节奏,迎着刺骨的寒风,在心中唱着民族战争的歌曲。

队里有一个哈萨克男孩,名叫嘉恒甘森。他患有先天性认知障碍,在官兵的帮助下学会了阅读和唱歌。他唯一能唱的歌是《志愿者进行曲》。每次他举旗,那都是他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时,村子里的少数民族不会说中文。官兵们在公司里设立了一个“汉语教学班”。许多人报名了,最想学国歌。

这座山太重了,每个人心中的祖国都不一样。在西北边境的这个小牧歌村,她同样伟大而神圣。

不久之后,百花迎来了自冬天以来最大的降雪。一夜之间,这个孤立的前哨就像一艘漂浮在雪海的小船,封山期开始了。在封山期间,人们最担心的是供水和停电。公司喝雪水,电力主要由柴油发电机提供。当地下管道冻结或发电机损坏时,生活变得特别困难。

不过,只要有机会,我还是会骑着骏马,扛着钢枪穿越风雪里边境,看看边境上的界碑。

在其他人眼里,界碑可能只是砖块和石头,但在我们心中,它们的重量超过1000磅。

关山时期的时间非常缓慢。日子就像边界河中的冰水,似乎静止不动。每天,我都会站在二楼俱乐部的窗户前,透过玻璃看远处的雪山。直到第二年的四月和五月,山上的雪看起来像是一件从线上扯下来的白色毛衣。渐渐地,它消失在山顶,露出山坡上大片松树。春天就要来了。

界碑旁有一片松林,俯瞰其轮廓颇像祖国的领土。官兵称之为“中国森林”。为了使“中国森林”名副其实,一批官兵不断被修剪、移植和补种。每个国庆节,每个人都会在这里巡逻,站在“中国森林”前宣誓,用响亮的誓言喊出他们的忠诚。

“西北偏北,大雪纷飞。之后,我写了一首关于边防的歌。这首歌“西北偏北”在朋友圈子里“闪现”了好几天。

祖国的边界变得越来越美丽。白坝已经修建了一条高速公路,并接通了电源。该网络还覆盖了周围的牧区。将来不会有“封山”。在信息发展的时代,牧民变得富裕起来,忙于旅游业的发展。然而,周一的升旗仪式从未停止。每个家庭的门楣都用国旗装饰。徐来的凉风看起来像红海。

今年的国庆节是新中国的70岁生日。除了升旗仪式,白哈巴还在忙着筹备一个主题派对。除了维吾尔族的“麦西莱夫”、哈萨克的“黑马”和蒙古的碗顶舞之外,我和我的同志们还为晚会写了一首歌“为祖国站岗”,只等着军队和人民那天在同一个舞台上庆祝。

每次我度假回家,我的朋友总是问我,“边境太苦了。你为什么总是说边境很美?”"当了这么久的兵,你不会真的厌倦吗?"事实上,我想告诉他们,边境上最美丽的不是风景,而是守卫它的人群。他们已经从无知变成了明眼人,从当兵变成了有钱人,从有了家庭和国家。他们追求的不是一个人的利益,而是一个国家的安全。

阿尔泰山产品丰富,每个哨所都位于边疆。许多偷猎者和偷猎者总是使用各种手段来避免审问、撤退到山里或越过边境。我听过许多老兵谈论他们与强盗搏斗的智慧和勇气。我不能停止听到像狼报恩,熊袭击营地,和山贼跟踪神秘路线这样的故事。我希望这些故事能够传到铁甲营地和溪流中的士兵,以便以后的同志们能够继续以同样的精神写这些故事。

守住边防线,营造一种终生守边的感觉。桌子上的日历越来越薄,这表明我的军事时间快用完了。我知道无论我从现在开始去哪里,边境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保卫边境的感觉永远不会改变。

(感谢“哨兵1”对该草案的支持)

无数难忘的日日夜夜就在那一刻

陶希平

1949年10月1日清晨,面对晨光,我走向天安门广场,与同学们排成整齐的一行,参加成立典礼。为了迎接这伟大的一天,我们经历了无数难忘的日日夜夜。

我于1948年被北京第四中学录取,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北京第四中学。那时,国民党政权正在灭亡,没有人关心教育,学校也破败不堪。由于通货膨胀,一袋面粉不得不用来支付学费。初中年级没有完整的桌椅,学生必须抽签才能带自己的桌椅。我家从东单小城市买了一套旧桌椅,我同桌李敖从家里搬了一张小方桌。其他学生用一块木板堆了几块砖作为书桌。

开学三个多月后,我们来到学校,却发现国民党士兵在学校门口站岗,不准进学校,甚至不准拿出书包。原来傅左毅的军队已经把学校作为自己的阵地。操场上已经安装了四门大炮。军队驻扎在校园里。甚至我们的桌椅也被当作木柴烧掉了。

学校一直关闭到年底,一些学生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希望每个人都能回到学校。当我们回到学校时,我们看到一排排步枪整齐地躺在校长办公室前面的地上。国民党士兵藏在房子里,不能出来。当我疑惑的时候,几个后来得知自己是地下党同志的高中生,站在椅子上热情地对大家说:北平已经和平解放,傅左毅的军队要出城重组,解放军要进城。我希望学生们会欢迎解放军一起进城。学生们不禁欢呼起来。

然后,我和许多同学每天都来学校学习唱革命歌曲,如《东方红》、《你是灯塔》、《解放区的日子》。我用彩纸做旗子,听解放区的故事。1949年初,北京第四中学队在西寺排楼路边挥舞小旗唱歌,欢迎解放军坦克战车上的英雄战士从西直门进城。

不久,地下党和老区的同志接管了学校,学校复课。当时,党在青年中的外围组织还没有公开。然而,学校已经成立了一个进步读书俱乐部。除了毛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的作品外,还有赵树理和其他作家的小说,如《李家庄的变化》和《李佑才板话》。许多学生在读书时实际上正在接受革命启蒙教育。1949年4月,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立。5月,地下党派青年外围组织的成员被公开认定并转变为成员。原来我们班已经有两个中国民主青年团的成员,他们也是我第一次认识的成员。

那时,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平津解放后军队南下,好消息来了。南京于四月解放,Xi和上海于五月解放。每当好消息传来,学生们就走上街头庆祝,白天举着红旗,晚上举着灯笼,一路唱着歌,欢呼着。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南方工作组,开辟新解放区。因此,学校中参加南方工作组的人数再次激增。第四中学的许多高年级甚至初中学生积极报名,随部队南下。

同年7月,为了加强学校革命队伍建设,北京成立了大学生和高中生暑期学习小组。在班主任和班级成员的影响下,我已经申请加入这个小组,所以我也被允许在学习小组学习。这是为我生活中的理想和信仰奠定基础的重要时刻。学习小组的组长是彭真同志。有四个小组,其中三个主要是中学生,小组的组长是王佳路同志。我们每天早上扛着马扎,唱歌,排队听报告,听艾思奇、胡生、刘兰涛、容高堂的领导和专家的报告,学习社会发展史、党史、学生运动理论。

在八月明亮的星空下,当时我和一群同学在北京大学民主广场庄严宣誓,成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第一批成员。

下一步是欢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和成立仪式。当时,天安门广场还是一个丁字广场,堆满了多年未清理的垃圾。学生们带着许多人来到广场打扫卫生。垃圾的底部甚至还有明清时期的遗迹。每个人都汗流浃背,但他们感到很自在。每个人都希望广场能呈现出新的面貌,迎接新中国的帆船运动。

1949年10月1日上午,北京第四中学的学生们身着当时最漂亮的服装——白衬衫蓝裤子,早早来到了天安门广场。虽然他们离星门塔很远,但他们都兴高采烈。每个人都坐在地板上,唱着革命歌曲,等待庄严时刻的到来。下午3点,广播喇叭里毛主席高亢的声音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顿时,广场上红旗飘扬,所有的人都欢欣鼓舞。然后举行了阅兵式,我们抬头看着呼啸而过蓝天的飞机,感到无比自豪。阅兵结束后,我们起身开始阅兵。校旗在游行队伍前飘扬。已经是晚上了,但是每个人都很兴奋,仍然欢呼歌唱。我们还扭曲了我们刚刚学过的秧歌,很长一段时间都拒绝解散。

70年前的这一天铭刻在中国历史上。迎接这一天的日日夜夜铭刻在北京第四中学的历史上,深深铭刻在我们的心中。

(作者是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成员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世界联合会名誉主席)

中国人以前的骄傲仍然困扰着人们。

薛一波

拉哈德·卡里莫夫(Rachad Karimov)是阿塞拜疆著名汉学家,离开中国多年,曾任亚洲国家内外政策战略研究总统中心首席顾问,他仍然记得十年前在中国工作的一段经历。2009年,拉哈德是阿塞拜疆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馆的外交官,并见证了国庆60周年。

拉哈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清晰而具体地描述了它。快乐的人群,挥舞着红旗,红色灯笼,蓝天白云下的天安门广场,以及中国手表都给他带来了震撼和强烈的视觉冲击。特别是,“20万军人和平民参加的盛大阅兵式让我不仅感到雄伟、壮观、惊奇、震惊,而且感动。”

在中国学习、生活和工作多年后,精通汉语的拉哈德先生当然理解中国的发展和成就。他也看到了网民在当时的中国社交网络上自然表现出的强烈自豪感。“神舟飞船”、“国产大飞机”、“平湖出高峡”、“高原天路”、“磁悬浮列车”、“北京奥运会”和“一国两制”等词一个接一个地从他嘴里蹦出。拉哈德还引用了他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在过去的60年里,新中国已经从“油灯时代”发展到了“互联网时代”。

拉哈德先生的言行都散发出强烈的“中国味”。如果你只是听他的声音而不抬头看别人,你会错误地认为你在和一个纯中国人说话。拉德说,“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拉希德。我非常喜欢中国。我在这个国家学习、生活和工作了15年。是中国养育了我,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这些年我没有在中国,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

拉哈德·卡里莫夫是阿塞拜疆人。1995年,他以优异成绩被巴库国立大学中文系录取,一年后通过教育合作协议进入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从那以后,他开始依恋中国。瑞秋从北宇大学学士学位毕业后,留在中国深造,先后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然后,他选择留在中国,在阿塞拜疆驻华大使馆工作,为外交事业做出贡献。

在北京学习和工作是瑞秋“最怀念的时光”。经历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典是他15年来在中国的“美好时刻”之一。直到现在,每次他去北京出差,他总是回到他的母校坐下来见他的老师和同学。2017年,他编纂的《中国阿塞拜疆词典》由中国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本参考书实现了瑞秋早已萌芽的理想,尽管“编纂字典的过程非常耗费精力。然而,看到越来越多的阿塞拜疆年轻人学习汉语,我觉得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一切都是值得的。”

新中国即将庆祝成立70周年。拉哈德接着谈到“油灯时代”和“互联网时代”,并说仅仅10年后,“互联网时代”还远远不能描述今天的中国。即使是当前流行的“5g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也不足以描述中国的发展。“新中国即将庆祝成立70周年。虽然我无法见证今年的盛大庆典,但10年前的经历让我能够想象即将在中国和北京出现的盛大场面。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有着更加光明的未来。”

19岁的长安街在不眠之夜感觉自己站在了历史的中心。

蔡哮天

作为90后的第一代人,我很快就要30岁了,很快就会迎来我生命中的第三个国庆节。尽管这种表达在错位中显得有些渺小和宏大,毕竟,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之际,我与她的关系并不相同,因此在我的个人生活中构建了一定的历史维度。

1999年,我9岁。5日,我还是个孩子,坐在一个小镇的家里看国庆阅兵。我是一个完全的观众和崇拜者。国庆仪式上的一切似乎只是一个巨大的象征性文本,模糊的记忆,只留下历史赞美诗的一般遗忘。虽然当时没有像互联网这样的情感发泄渠道,但对9岁的我来说,即使有,我也只是“赞美收藏”。

作为一个小军迷,那一年的阅兵式增加了我参军和为国家服务的热情。从那以后,他努力的每一步都朝着考军校的目标前进。2008年高考后,我搭上了国防政策的顺风车,幸运地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这是我从未想过的。

更出乎意料的是,在2009年,当我19岁的时候,我第二次参加国庆典礼。那个暑假,我刚刚完成了为期一个月的强化军训。在我能在家见到我的老朋友之前,我被告知回学校参加重要的任务。排队买票和告别家人后,班上的qq群一直在讨论,“我们能参加阅兵吗?”“快九月了,肯定已经太晚了”...

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我收到了花束、祥云方巾和印有“我正在与祖国奋进”字样的t恤。答案很清楚——我们参加了国庆群众游行“北京奥运会”方阵。由于一些在早期一起练习的学生由于某种原因不能继续他们的训练,有一定队列运动基础的国防学生成为唯一的选择。

时间不多了。8月27日上午,我们第一次被选为标兵,参加了指导标准化步伐的学校培训。炎热还没有结束,紧张的排练是对其他学生的考验,但不是对刚刚在军队中被打败的国防学生的考验。快步行进是我们的基本技能。更大的责任不在于好好照顾自己,而在于努力引导其他学生保持整洁。特别是“北京奥运会”方阵需要伴随着“我和你”的抒情音乐前进,用双手做出所需的表演动作,这给联合练习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演习将很快进入倒计时。9月7日清晨,参与者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来到天安门广场接受全面培训。那天晚上,我看见一个看不见的公共汽车车队,轰鸣着重型武器和装备,还有穿着各种服装的游行者。我躺在长安街的中央,仰望星空,在漫长而黑暗的夜晚毫无睡意地等待着我的出现。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在夜色中,历史和个人之间的有效联系更能被感受到。虽然我们没有穿庆祝活动的志愿者服装,但是花束用塑料纸包着,方阵中的彩车也没有完成,这给了人们思考的空间。对我个人来说,历史一直存在于书籍或图像中。就像我9岁的时候一样,我看着它,害怕它,为它的兴衰感到骄傲或悲伤,但我总是觉得历史就是历史,生活就是生活。甚至为军队和国家服务的理想也更加个人化。19岁的长安街不眠不休,让我开始感受到个人生活和国家历史之间的和谐。这一不可替代的经历让我对胸中的“我与祖国一起奋进”这句话有了强烈的情感理解。

庆祝的那天,我和我的同学在等候区一起唱国歌,聆听阅兵的问候和回应,抬头看着飞鹰。在那之后,入口、行进和疏散,以及华丽的彩车、美妙的音乐,在天安门门上方挥舞着奥林匹克冠军和国家领导人,就像一列隆隆驶过的火车,在东西方的手表之间飞驰96米,震动着心脏,加速了呼吸。

一些学生说,当他们经过天安门广场时,他们感到自己处于历史的中心。我不得不说,对大多数参加国庆阅兵的人来说,这种带着身临其境感觉的历史经历,的确是人生中难得的荣耀时刻。我也毫无例外地感到非常荣幸。游行的道具、服装、证件等都被我珍藏并保存在家里。

但是没有存在感是否意味着我们不在历史中?显然不是。然而,要真正理解它,需要生活和实践。

2012年夏天,作为一名国防生,我直接从学校大门进入军营,保护国家的使命感落在我肩上。在我7年的军旅生涯中,我经历了基层活动,经历了本组织严谨细致的工作,从事各种业务,完成了大小任务,从事了平凡但有意义的工作。

在这些看似平淡的生活经历中,我开始意识到2009年的国庆阅兵不仅是一次演讲、一个标签和一种荣耀,也是一个机会、一个源泉和一种动力。这是我母校的座右铭“实事求是”,也是新时期革命军人“有灵魂、有能力、有勇气、有道德”的要求。它激励着我,激励着我,指引着我,并将继续把个人发展与祖国进步紧密联系在一起,具体实践一个军人的使命和工作,努力创造比参加国庆阅兵更辉煌的成就。

2019年,我29岁。虽然我不在首都,但我很荣幸能成为人民军队的一员。作为监护人,我祝愿新中国成立70周年,见证盛大的国庆庆典。

在一个大国的重型设备冰冷的外壳下,有一颗火热的心在燃烧。

看着大海

我是一名“军人”,我的工作与国家的尖端武器装备密切相关。我父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我从小就对士兵充满了钦佩和尊重。同时,我也对武器装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我上小学三年级时,我父母第一次带我去军事博物馆。当我看到巨大的坦克、漂亮的战斗机和高耸的导弹从图画书的世界里出来,展示在我面前时,我立刻感觉到内心深处的颤抖。

然而,随着我对军事装备的了解,年轻时参军的兴奋逐渐演变为对国家的关心。无论是在中国出版的军事出版物还是我自己收集的网络数据,都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信号:中国的军事装备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太大。在与父亲的交流中,我也感受到了他作为一名解放军军官的使命感和紧迫感。我设定了自己的抱负,必须亲自参与世界顶级武器装备的制造。

在我设定抱负的那一年,我观看了2009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国庆阅兵,希望有一天阅兵上的武器装备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不久,我成功地通过了大学的相关专业,从而开始了真正的军事生涯。当我在毕业季节申请工作时,当我的同学们拿着他们的简历寻找迷人的高薪工作时,我坚定地进入了目前低工资的小规模军事单位,但它已经被锁定为我“研究”的“目标”。因为它能让我直接接触困扰我的武器和设备,也能给我一个研究和改进这些设备的机会。

这也是一种缘分。试用期结束后,我被分配到单位的第一个大型工作项目是检查和维护一些将参加2015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设备。当我触摸到测试物体冰冷坚硬的外壳时,我的心猛地燃烧起来——不仅因为我实现了那一年的梦想,还因为我用手触摸的测试物体与10年前我在电视上看到的类似设备完全不同。这些大国非常重视事物,体现了东方崛起的梦想,倾注了那些日夜与我生活在一起的前辈们的心血。虽然检查和维护确保了一切安全,但在阅兵那天,我握紧拳头,密切注视着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每一件设备。与2009年相比,我的骄傲依然如故,这种担心仍然激励着我。然而,亲自测试最新设备的宝贵经验让我感到强大和自信:即使中国的军事工业与世界最高水平之间仍有差距,差距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缩小,在未来,我们的中国一定能够创造新的奇迹。

不知不觉中,四年过去了,又一次国庆阅兵将如期举行。我的工作仍然和以前一样,对于从事研发的人来说,时间似乎比普通人过得更慢、更模糊。因为研发本身是“十年磨一剑”的“慢活”。当人们为我们的同龄人创造的“强国重器”欢呼时,我很清楚普通人看不到多少隐藏的东西,也没有必要看到困难和艰辛。作为祖国的“造剑者”,我们不需要为群众的欢呼而激动,也不需要为暂时的失败而气馁。对于特定的武器和装备,一些改进可能是只有专业人士和“军迷”才会注意到的细节,但在我们心中,它们已经有足够的分量。

由于部署上的变化,我的部队今年将不再承担阅兵装备的检查和维护,但我也不难过——这意味着我在另一个部队的同事们正在继续执行保卫“大国和重兵”的任务。那些和我过去有着相同心情的年轻人将有机会体验和我那时一样激动人心的时刻。70年大庆日,当我们“军人”测试的设备通过天安门广场时,我知道我们的心跳肯定会加快,手心会出汗。因为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那些武器装备的壮观外观,还有包裹在钢铁外壳中的炽热灵魂。

上一篇: 外企看好中国污水处理市场机遇
下一篇: 压过石头爆过胎,老司机:介绍一下我常年上高速的小经验
 
打赏
 
关注最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排行榜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杭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