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最新  最热  关注最多 

一周军评:博尔顿哪能带走美国“冷战思维”?

   日期:2019-11-01 09:51:05     来源:上杭网    浏览:4024    评论:0    

[·温/观察网专栏作家石洋]

本周全球安全的最大新闻可能不是战斗单位的转移或新武器的服役,而是特朗普总统解雇的“冷战化石”——美国国家安全助理约翰·罗伯特·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作为美国总统的重要安全政策助手,国家安全助理的更换确实是美国外交政策可能发生变化的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军事工业在出口领域取得重大突破,成功向泰国出售了一艘码头登陆舰。这个好消息无疑值得一谈。

博尔顿走了,强硬的冷却政策?

9月10日,美国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辞职。尽管关于他如何离职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但美国总统被“解雇”和博尔顿自我宣布“辞职”,离职就是离职。对博尔顿来说,他在特朗普政府的一年零五个月零十八天的工作已经完全结束。

由于博尔顿的特殊名声,他的离开引起了很多新闻。

作为当代美国政治保守派的代表之一,博尔顿坚持单边主义和强硬的外交政策是显而易见的。早在耶鲁大学,这位法律系学生就是著名的耶鲁保守派的主编。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当他在里根和布什政府任职时,他作为“新右派律师”的名声广为人知。1997年至2001年担任美国企业研究所副所长期间,他经常为媒体撰写有关外交政策的文章,并参加各种美国外交研讨会,向国外传播他强硬的外交思想。

作为里根时代众所周知的保守派,博尔顿是美国政府的标杆。

如果你看看博尔顿当年的言论,不难发现,至少在表面上,他的强硬观点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理论有相当多的共同点:他曾公开表示“美国与世界的关系是铁锤钉钉的关系”,并且“只有符合美国政策的国际条约才会成为法律”。作为一名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政治人物,他还发表了令人愤慨的言论,例如“如果我要改革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我将只有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

因为太激烈了,乔治·布什原本希望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成为副国务卿,但他首先被佐利克选中,必须在联合国有代表,这是他最鄙视的。当特朗普在2018年任命他为国家安全助理时,许多人认为他肯定会“以后遇到并讨厌特朗普”,成为特朗普内阁中的重要智囊团,甚至是“佛教徒”。

的确,博尔顿在美国外交的许多领域与特朗普有着一致的态度。例如,特朗普在2018年5月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很快开始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就在博尔顿就职前一个多月。如果特朗普之前没有对伊朗核协议发表任何评论,或者对美国的伊朗政策有自己的看法,那么在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博尔顿向像特朗普一样极度自恋的安利总统出售一套强硬的伊朗政策,显然代价太高。

博尔顿似乎与特朗普的许多政策相一致,偶尔会表达“做一个心甘情愿的孩子”。

在朝鲜、俄罗斯和中俄条约等一系列问题上,尽管特朗普可能对这些问题没有相对完整和系统的看法,但他对这些问题的本能或直觉观点令人费解地与博尔顿对这些问题采取强硬态度的观点一致。

这不难解释为什么尽管美国和俄罗斯已经就中俄条约争吵了好几年,甚至特朗普本人也有“我不知道中俄条约的内容,但我认为美国在竞选期间遭受了损失”的刻板印象,只是在博尔顿被任命之后,美国的正式撤军进程才突然加速,最终导致美国在今年年初正式中止履行其条约义务。博尔顿甚至为此目的亲自访问俄罗斯,并挑衅俄罗斯,后者注定不会在中国的指导问题上站在美国一边反对中国。在制裁和对朝鲜施加极端压力以及积极遏制中国等领域,博尔顿的一贯观点确实与特朗普的许多行动非常一致。

虽然特朗普上任后的许多决策都带有强烈的“博尔顿印记”,但如果所有这些都归因于博尔顿的影响,那显然是忽视了特朗普在决策过程中的独立一面:尽管特朗普在几乎所有外交事务中都坚持“美国第一”的原则,但一些看似荒谬和难以驾驭的原则,如“获得历史地位”、“满足个人炫耀欲望”、“赢得第二任总统”、“建造美墨边境隔离墙”可能随时压倒前者,成为特朗普在决策中的第一考虑因素。

还有什么比建一堵墙更重要的吗?

例如,在朝鲜核问题上,尽管特朗普一直坚称朝鲜完全放弃其核计划的立场与博尔顿基本相同,并在博尔顿上台之前对朝鲜实施了高强度制裁,但首次会见朝鲜最高领导人的诱惑显然远远大于彻底解决朝鲜核问题。

正是在波顿任命之后,特朗普在2018年6月、2019年2月和2019年6月与金正恩举行了三次直接会谈。尽管这些会谈注定无法引导美国和朝鲜解决核问题,特朗普却借此机会赢得了声望和声誉,并在美国和朝鲜的外交史上占据了重要地位。当然,这并不妨碍他批评博尔顿“冒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并要求对方遵循‘利比亚模式’并交出所有核武器”,这是他在9月11日卸任后在美朝谈判中犯下的错误之一。与此同时,他仍然保持对朝鲜的高压制裁,无意放松。

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十多年来一直主张“所有选择都在考虑之中”,并希望对伊朗使用武力,这也与特朗普在关键时刻暂时停止空袭的努力有着根本的不同,因为他关心150名平民的生命。

对特朗普来说,韧性不是终点,这是终点。

从这些潜在的差异来看,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与其说受到博尔顿的影响,不如说碰巧在一些问题上与博尔顿意见一致。当这种一贯的观点现在受到外界的批评时,向已经出名的博尔顿扔大麻无疑是减轻特朗普压力的最佳方式。

目前,总统的代理国家安全助理是查尔斯·库佩尔曼(Charles Kuperman),68岁,精通核战争理论。这位在研究核战争时经常发表过激言论的前助理在互联网上远不如博尔顿出名,外界对他也不太了解。其他几名有望接替博尔顿的候选人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美国伊朗问题特别代表瑞安·胡克、麦克马斯特领导下的前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里克·瓦德尔...与博尔顿相比,这些相对不为人知的人物不太可能用他们清晰而突出的观点来“支持”或“掩盖”总统。通常情况下,只有具体的技术工作才能实施特朗普的政策,这也意味着未来外部世界在审查和分析特朗普自己的外交政策特征时可能会受到较少的干扰。

当然,特朗普自己的外交战略现在还不清楚。

但另一方面,新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对总统外交战略的影响将更加微妙,特朗普接下来会做什么可能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但至少有一点,由于特朗普的强硬政策并不仅仅因为博尔顿而出现,博尔顿的离开显然不会成为特朗普结束强硬政策的转折点。

泰国湾的中国武灯

中海集团微信公众号9月10日表示,中海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向泰国海军出口的071e船坞登陆舰建造协议的签字仪式已于前一天在北京举行。出席签字仪式的有国家和军队有关部门领导、中国造船集团总经理杨谨成和副总经理钱建平、泰国海军司令乐查上将和船坞登陆舰项目委员会主席赵查上将。从场景图像和代码071e判断,中国船舶工业应该在071集成登陆舰的基础上为泰国海军建造一艘外贸码头登陆舰。

场景照片中显示的071e型概念图显示,应该注意似乎留在改造船侧面的潜艇,这说明了泰国海军在购买该船时的多样化需求。

两栖舰船是新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走出去”出口舰船装备——早在1950年,中国就建造并向苏联出口了大量50吨机械化登陆艇。虽然这不能与拥有数万吨码头的登陆舰相比,但这确实是中国水面舰艇出口的开始。当然,中国造船业现在正在为泰国制造一个排水量超过2万吨的庞然大物。这不仅是中国建造的第一艘码头登陆舰,也是继“西米兰”综合补给舰之后泰国海军建造的另一艘大吨位中国水面舰艇。

“四面人”综合补给船当然也是军用船,但补给船毕竟不如登陆舰强大。

虽然大型船坞登陆舰吨位庞大,在大多数国家的两栖舰队中往往扮演着至关重要的核心角色,但船坞登陆舰等两栖舰船的总体价格并不昂贵,但在技术难度和成本方面看起来都相当便宜。毕竟,码头登陆舰的吨位一般在10,000-20,000吨左右,这在造船技术上并不复杂。

为了简化它们的设计和建造过程,许多国家经常选择民间分类协会的标准。在控制其不下沉要求和防护损坏管理能力的情况下,这种登陆舰的建造难度和价格不会比类似吨位的汽车渡船高很多。然而,由于船坞登陆舰本身不参与前线作战,对其舰载雷达、其他态势感知系统和舰载武器系统的要求相当有限。特别是如果这些码头登陆舰不需要进行多兵种联合两栖登陆作战的复杂指挥工作,那么这类舰上的作战系统甚至可以简化为几部雷达和几组操作重机枪的人,成本自然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

这种码头登陆艇可以通过适度的简化将成本降低到非常低的水平。

更典型的“低价”例子包括菲律宾海军订购的两艘“塔拉克”战略运输船。满载排水量仅为12,000吨的船坞登陆舰有船坞、直升机甲板和机库。它还可以为营级战斗部队提供住宿。它还有一门40毫米博福特加农炮、2门二连20毫米加农炮和2门辛巴达短程舰空导弹发射器。两艘船的总成本只有9200万美元(考虑到订单中印尼pt-pal船厂的利润)。它甚至比最新的f-35战斗机的出发价格高不了多少。

相比之下,中国071型综合登陆舰吨位更大、速度更快、承载能力更强,其作战系统、指挥系统和自卫火力也更强,订单价格可能更高。然而,毫无疑问,外贸码头的登陆舰仍将是一种整体效率和成本比更高的大型作战装备。

就泰国海军而言,该国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加强其两栖作战和远程海上运输能力。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泰国海军一直保持着一支两栖运输部队,主要由4-5辆美国制造的第一登陆坦克组成,海军陆战队多达20,000人。20世纪90年代,泰国海军曾计划一项高温气冷堆十年海军建设计划。在装备了大量护卫舰、导弹艇和潜艇的同时,还建立了以三艘大型登陆舰(与1988年服役的两艘新型坦克登陆舰相匹配)为核心的新一代两栖舰队。然而,随后的亚洲金融危机完全搁置了该计划。泰国海军仅在接下来的20年里为一艘从新加坡购买的无畏登陆艇服务,无法满足其恢复和加强两栖部队的需求。

作为一个得到了美国大量援助的海军,lst也是泰国海军登陆舰的起点。

中国船在071码头登陆船的海外营销上做了很多努力,以071为基础推出的外贸模式也有几个不同的版本。然而,作为一种对基本性能提升增值潜力有限的设备,如改进舰载自卫武器系统等,对船坞登陆舰整体性能的提升有限,大多数真正想购买船坞登陆舰的国家更加重视其整体产品的效率成本比。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071综合登陆舰不仅批量建造和装备了中国海军,还参加了多次长途海上航行和实战演习,表现出良好的可靠性和优异的作战性能。另一方面,泰国海军与中国海军在一系列“蓝色突击”联合演习中见证了071型综合登陆艇的各种性能。除了中泰多年来在舰船建造和采购领域的良好合作外,泰国对中国造船业提供的产品也更有信心。在这样的综合考虑下,泰国最终在码头登陆艇的选择上选择了中国,这并不是一个意料之外的选择。

071综合登陆舰对泰国的访问也使泰国海军能够仔细观察该舰。

当然,考虑到泰国海军在购买军舰时对成本高度敏感的习惯,泰国很可能在071e船坞登陆舰订单的后续实施中选择各种更便宜的配置。毕竟,对于泰国海军来说,071e船坞登陆舰作为一艘非前线作战舰艇,建造预算相当有限。因此,毫不奇怪,未来建造的071e船坞登陆舰将在各种性能和配置上“收缩”。

毕竟,中国有许多不同的计划让船只在出口码头登陆。

码头登陆舰作为一种成本低、适用范围广、吨位大、象征性强的船舶,已经逐渐从美国、英国、法国等海军强国仅掌握和使用的设备扩展到许多国家甚至第三世界国家购买甚至建造的多用途船型。对于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享有良好声誉、价廉物美的中国军事造船业来说,与泰国签署071e船坞登陆舰无疑是一个好机会。如果中国能借此机会向外界证明其船坞登陆舰优异的性价比,各种多功能船坞登陆舰的建造和出口将成为中国未来军事出口的新增长点。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吉林11选5

上一篇: 《我和我的祖国》曝花絮 杜江夹扑克站军姿超认真
下一篇: 用非常之力做好假日旅游工作 让游客住得舒心、吃得放心
 
打赏
 
关注最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排行榜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杭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