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最新  最热  关注最多 

印度女性如何完成自我救赎

   日期:2019-10-28 07:37:35     来源:上杭网    浏览:1283    评论:0    

在进入塔拉特嘟嘟嘟的汽车前,彻底清洁汽车,从里到外扫去所有灰尘,用力擦拭车窗玻璃。她在出租车里流露出的骄傲是显而易见的。塔拉特是印度中部博帕尔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司机。

考虑到她的经历,这一成就更加显著。23岁时,塔拉特被送到离家500公里的地方,嫁给了一个由父母和朋友介绍的男人。当时,塔拉特和他的母亲费洛萨被告知,他来自一个好家庭,但就在婚礼后几周,塔拉特开始受到虐待。

第一个是关于嫁妆的争议——自1961年以来,嫁妆在印度被正式宣布为非法,但塔拉特不得不因为嫁妆而遭到毒打。结婚五个月后,塔拉特回家了。她不再是过去那个活泼的女孩了。她告诉母亲,她已经决定不回去了。

2014年,联合国称印度对妇女的暴力是系统性的:“从子宫到坟墓”性暴力是一个特殊的问题。根据印度2016年的犯罪统计,平均每15分钟就有一起强奸案,女性也开始反击。塔拉特就是这些印度女性之一。她的战斗始于博帕尔的瓜拉维一站式危机中心,这是印度第一个此类中心,该中心于2014年在印度行动组织和中央邦政府的支持下成立。

瓜拉维在"行动援助"方面处于妇女赋权运动的前沿。该慈善机构计划在明年通过“家不应该受到伤害”运动支持中央邦的11个危机中心。瓜拉维的协调员萨尼说,她希望在全国每个地区都能看到这样的项目。

瓜拉维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为家庭暴力受害妇女提供服务,包括热线、安全庇护所、医疗咨询和法律援助,所有这些都集中在一个屋檐下。它的服务是免费的,包括其宝贵的法律支持,自2014年开业以来,已有近40,000名妇女寻求法律支持。

该小组共有12名长期工作人员,包括两名律师、一名外联工作者、一名儿童顾问和热线工作人员。塔拉特通过一个朋友听说了这个中心,并控告她的丈夫残忍。由于她的丈夫已经离家出走,现在找不到他了,这个案子已经审理了好几年。

但是法律僵局并没有阻止塔拉特开始新的生活。离家出走后,她渴望工作。当一个朋友提到德里的一群人力车司机时,她决定试一试。瓜拉维为10名妇女组织人力车培训,包括塔拉特和她的母亲。但是塔拉特是唯一一个在博帕尔街买了人力车并开始做生意的女人。

尽管她热爱自己的工作,但闯入男性堡垒并不容易。“当我们训练时,人们会过来说,我们会让乘客掉出来,否则我们会撞到什么东西。当乘客来乘车时,其他司机会说我不是一个好司机。”她说。

乘客并不总是热衷于乘坐女性驾驶的人力车,但塔拉特希望,如果更多的女性效仿她的榜样,情况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赚了足够的钱给妈妈买一台洗衣机。有一天,她梦想着管理一个女性专用的传呼机舰队。她说:“如果有更多的女人,那就好了,那样我就不会感到如此孤独。”

塔拉特创业的梦想与拉贾·拜的梦想相去甚远。45岁的拉贾·拜希望为她的两个儿子提供一个安全的未来。拉贾嫁给了一个鳏夫。她年纪轻轻就有了年幼的孩子,多年来一直被困在受虐的婚姻中。

当她丈夫第一次婚姻的孩子长大后,他们开始虐待拉贾和她的孩子,最后把她两个年幼的儿子扔到街上。她花了八天时间才找到他们——他们被同父异母的兄弟殴打,最后流落街头。

拉贾经常想离开家,但她担心这会给她的家人带来耻辱,但继子对她的两个儿子的攻击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在瓜拉维寻求法律帮助。10岁时,拉贾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得多的男人,这让她的情况更加复杂。虽然他们从未同居,但他们的婚姻是合法的。

当拉贾谈到她和她18岁和13岁的儿子们正在经历的苦难时,她非常激动。“妇女应该为自己的权利而战。我不知道我的心是如何化为灰烬的。我不想让另一个女人经历我所经历的——但如果她们经历过,她们应该像我一样战斗。”她说。

她非常感激瓜拉维的律师阿里汗。阿里汗说,尽管印度立法保护妇女,但许多人无法获得法律保护,因为他们根本无力聘请律师。他补充说,法院并不总是考虑妇女的利益,他说:“在大多数情况下,法官都是男性主导的思维,他们处理案件的方式似乎从一开始就反对妇女。”

“一名法官甚至对客户说,如果你在婚姻开始时像奴隶一样工作,那也没关系——这会让你一辈子受益。”印度社会的各个部门都存在对妇女的歧视,有些故事令人难以置信——援助中心的妇女身上满是瘀伤和香烟灼伤。丈夫在家虐待她后,她父亲向她年幼的女儿扔砖头,导致她一只耳朵只有50%的听力。

然而,许多来到救助中心的妇女不想离开她们的丈夫,而是以夫妻甚至整个家庭的形式寻求建议。女人婚后和姻亲住在一起是很常见的。有时候虐待来自大家庭。森尼致力于创造一群坚强独立的女性,并将印度女性独立的消息传播到世界各地。

当被问及是否有未决案件时,杨魏玲花说:“对于那些正在康复并鼓舞其他女性的人来说,这些女性对我来说有更高的地位。我知道他们刚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我更被他们的变化所感动。他们是变革的创造者。”

杨魏玲花对她所关心的女人表现出近乎母性的骄傲,对她们从受虐婚姻中获得凤凰涅槃也表现出近乎母性的骄傲。谈到塔拉特,她说:“塔拉特不想要男人。她想要一个伴侣——一个欣赏她并爱她所有人的人。她不想倒退。”

如果你喜欢,欢迎你关注/评论/表扬/转发/收藏~司莲行走,阿木达~

上一篇: 继承光荣传统 传承红色基因——续写新时代国有企业党的建设高质
下一篇: 金融系教授再次发声:3000点是“牛市起点”,还是“反弹尾声
 
打赏
 
关注最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排行榜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杭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