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最新  最热  关注最多 

沪无资质驾校招收学员再转卖外地驾校 已自行关店

   日期:2019-10-20 13:31:10     来源:上杭网    浏览:2473    评论:0    

8月31日晚上9点,李萍(化名)从上海市奉贤区八字桥路“华东驾校”门口出发,前往安徽省宣城市泾县参加科目2、3的驾驶证考试。她由15名研究汽车的“同学”陪同。

两天后,在完成了科目2和科目3的考试后,16名司机中只有一人通过了科目3的考试,而其他人都没有通过这两次考试。对于这次非现场考试,他们每个人都要额外向教练支付2000元的差旅费、考试费和培训费。在7788年代,成本已经超过了当地的驾驶考试,不包括时间和精力。此时,最初为不同地方的驾驶考试绘制的“蛋糕”——考试简单,成本低,只花了45天就拿到了证书,所有这些都化为乌有。当学生们想保护自己的权利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又一个在其他地方进行驾驶考试的潜规则。

巨大的诱惑

今年7月初,由于业务往来,李萍急于学车并拿到驾照。她碰巧在一家商业集团看到一则“华东驾校”的广告。她在小组中问道,“具体的学习车在哪里?”不久,一个自称华东驾驶学校陈教练的人添加了她的微信,并在询问情况后,强烈推荐在另一个地方进行驾驶考试。

所谓异地驾驶考试就是在上海报名,在上海学习和训练,但是当考试要举行的时候,驾校会统一派学生去其他地方参加考试。

蔻驰陈向李萍介绍说,国外驾驶考试的最大优势可以概括为三点:考试简单,成本低,只需45天就能拿到证书。如果考试在上海,科目2将有九个项目,科目3也将在交通拥挤的城市道路上进行,这是非常困难和容易通过的。然而,其他地方的驾驶考试是不同的。受试者2只需要参加五次测试,测试次数减少了一半。受试者3的测试几乎等同于一个过程,只需走几百米就可以完成。此外,受试者2和3可以同时接受测试,这相当于只出国一次就完成两个受试者的测试。

"一个半月拿到证书,保守点最多两个月拿到证书。"蔻驰陈说,就价格而言,不同地方的驾驶考试也有优势。目前,上海c1驾照的培训费将近6500元,而异地驾驶考试仅需4800元。

听到这一系列的宣传,李萍很感动。为了让她完全放心,华东驾校的所谓经理蔻驰桑专门开车送她到李萍的家,带她去了位于浦东新区六灶镇的驾校,离她家不远,并向她解释了如何练习倒车、仓储和侧停车。

看到驾校举办汽车培训的场地非常正式,李萍的心定了一半。除了陈教练的介绍之外,李萍最终花了4800元与华东驾驶学校的桑教练签订了合同。

随机学员转售

签完合同后,蔻驰桑让李萍在家复习第一课,等待江苏考试,仅此而已。

7月16日,第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必须在江苏参加考试,但是在我上车之前,李平得知目的地已经变成安徽宣城。对此,桑教练解释说,江苏受到严格控制,安徽最近做得更好。

“当时,我没多想。他还为我们安排了入学考试。我觉得只要我们能安排好,我们就可以去江苏或安徽参加考试。”李萍说。

总的来说,第一课的考试很顺利。然而,李萍对随后的火车训练并不满意:蔻驰·桑想尽一切办法原谅他没有时间安排李萍去训练,承诺训练的驾校也不会放过李萍。蔻驰·桑直接告诉李萍,他在那里没有买车。如果他想训练,他会得到奉贤或闵行,最初承诺的接送服务就没了。

这让李萍非常生气。争执过后,蔻驰·桑给李萍发了一张截图,说他花了1500元,委托李萍另一位教练来学习这辆车。

“教练有自己的学生,不太关心我。我不常练习。”李萍说,面对要拍摄的第2和第3个主题,她完全糊涂了,不能。

8月31日,李萍和丈夫从浦东新区的家中来到奉贤区八字桥路华东驾驶学校,准备去其他地方参加驾驶考试。虽然李萍仍然对驾驶考试完全视而不见,但蔻驰·桑仍然很自信,他一定能通过考试。

8月31日晚上七八点钟,桑教练用他的私家车带着李萍随便找了一条路来“教”科目3:“他带我开了几次车,但我连科目2的会议都没开,但他要我在主干道上练习科目3,我一点也不敢开车。”

8月31日晚9点,李萍(化名)和其他15名正在学习汽车的“同学”上了华东驾驶学校的公交车。他们从奉贤区八字桥路华东驾校门口出发,赶到安徽省宣城市泾县参加科目2、3的驾照考试。

在李萍看来,如果没有这么多学生一起乘公共汽车,她就不敢这么晚出国,因为她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

此时,不同地方的驾驶考试陷阱开始一个接一个出现...

不同地方驾驶考试陷阱

陷阱1:低成本

起初,华东驾驶学院在其他地方推出驾驶考试时最大的卖点之一是价格便宜,只有4800元,比上海便宜近2000元。

事实上,4800元的驾驶培训费只是个开始。

从上海到宣城泾县参加考试,华东驾校将向每个人收取200元的往返车费,在当地停留也要花100元/晚,还有吃饭的费用。“到宣城泾县参加考试的费用几乎和500元的资助一样”。此外,大部分资金用于“突击训练”。李萍同期学生吴克(化名)表示,抵达安徽宣城后,华东驾驶学校的教练会安排学生在泾县一个名为“赤城驾驶学校”的场地参加“突击训练”,这就是所谓的模拟练习。事实上,它是让学生花钱在赤城驾校的场地租车和培训。科目2的费用是每人600元,而科目3的费用是沿考试路线每圈100元。9月1日和2日,吴克和李平都花了1500多元进行模拟演习。

此外,还需要支付考试费。蔻驰·桑直到考试结束才通知每个人。学费不包括考试费,第一、四十、二、三科目的考试费240元/科目需要单独支付。

“我说它很便宜,但实际上它更贵。我花了将近7000元,却什么也没有!”吴克说。

陷阱2:快速获取证书

除了价格低廉之外,其他地方的驾驶考试吸引李萍的另一个原因是快速获得驾照。

在上海,驾驶考试中每个科目都有严格的训练时间。在你有资格参加考试之前,你只能一步一步地得到一张好卡。四名受试者将参加测试,至少需要三个月。不过,桑教练说,不同地方的驾驶考试车没有打卡,只要练习得好,就可以参加考试,而科目2和科目3可以连续参加考试,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当时,教练答应在一个半月内拿到证书,保守地说,最多两个月就能拿到证书李萍说。

9月3日,几乎所有的学生,如李萍,都没有通过科目2和3的考试。根据当地驾驶培训规定,参加下一次考试至少需要10天,即在9月14日之前或之后,考试可以继续进行。事实上,自7月16日第一科目考试以来,已经有两个月了。

更让李萍和其他16名学生恼火的是,考试后,当他们得知考试不及格时,他们问桑教练他回去后的培训计划。桑教练甚至说他不需要再训练了,所以下次他可以直接来参加考试。

“我们都把鸭子放到架子上,未经训练就参加考试。我们肯定不能通过考试。这对我们来说只是浪费时间。”李萍说花的时间越长,花费的钱就越多。

就“快速领证”而言,华东驾驶学校最常用的宣传是“科目2和科目3连续考试”可以节省领证时间。甚至据说,即使主题4通过了主题2和主题3,主题4也能找到获得许可证的方法,从而产生了几天内就能获得许可证的幻觉。

事实上,宣城市泾县当地驾校明确拒绝参加“二年制和三年制考试”,因为这两门课程相互关联,这将使考生学习不好,容易导致考生两门课程都不及格,从而大大降低了考试的通过率。

宣城市泾县当地驾校的一名内部人士直言不讳地表示,这一考试策略似乎提供了一个快速通道。事实上,这是为了降低学生考试的通过率,故意为学生创造多次到不同地方参加考试的机会,从而从中赚钱:“你认为你可以更快地参加考试,但实际上却更慢。然后,每次你过来,你都必须在每一个环节上花钱,两端都能赚到钱。”

陷阱3:简单的检查

那么,在宣城市泾县参加驾驶考试真的容易吗?事实证明情况并非如此。9月3日,在不同地方进行了三天的驾驶测试后,尘埃落定。在同一领域学习的李萍其他15个“同学”中,只有一个通过了科目3的考试。其他人都没有通过两次考试。

据宣城市泾县的一名驾驶员培训知情人透露,与上海市驾驶员考试科目2相比,宣城市泾县科目2的项目确实较少,如窄路掉头、模拟应急处理、模拟隧道驾驶、模拟高速公路停车和刷卡。

但事实上,科目2的难度主要集中在国家考试的五个项目上,尤其是电子考试后,难度几乎相同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其他四种考试,如“在狭窄的道路上掉头”,相对简单。“在泾县,如果你想通过科目2的考试,你必须集中精力训练至少7-10天。没有训练,你不可能通过考试。”

9月11日,记者参观了宣城市泾县驾驶考试三区的考点。

上午10: 00,在泾县开发区科姆3考试中心,记者注意到这是一条很少有社会车辆通过的道路。半个小时内,记者发现只有三辆社会车辆经过这里,整条道路几乎被三辆检查车占用。与上海驾驶考试第三部分相比,难度确实较低,但等待考试的考生揭示了“奥秘”。“这条路上怎么会没有车?那是因为长途汽车在十字路口停下了车。如果你想增加难度,你会把所有的车都装进去,普通技术人员肯定会惊慌失措。”一位女考生说。

艰难的权利保护

由于科目2和3的考试“混乱”,李萍对华东驾驶学院的信任降到了冰点。但当她决定捍卫自己的权利时,她发现她直接注册的华东驾驶学校根本没有驾驶培训资格,她和其他学生被“转卖”到安徽省宣城市泾县的一所驾驶学校。

与李萍相比,吴同学很敏感。至少在培训期间,她知道华东驾校一定与宣城市泾县的“赤城驾校”有关。然而,当李萍改变驾驶考试时,他真正了解到了这一点。李萍决定把他的“驾驶考试”转移到湖州,因为他的业务重心已经转移到浙江湖州。直到我来到浙江湖州的车管所申请“驾驶考试资格”时,我才意识到我指的是安徽省宣城市泾县的“赤城驾校学生”,与上海奉贤华东驾校无关,她一到三科的所有考试费都显示她拖欠了。

“真是太棒了。我已经完成了考试,还没有交费。”转学后,李萍联系华东驾驶学校的桑教练要求退款,被拒绝了。无奈之下,李萍向安徽省宣城市泾县交通局投诉赤城驾校。然而,李萍的退款请求仍然很难得到回应。安徽省宣城市泾县交通局要求李萍提供相关合同和收据配合调查,但李萍只有一份华东驾驶学校的合同。她与宣城市泾县赤城驾校的关系只能在机动车管理系统中找到。她没有与赤城驾校有关的直接证据。

李萍向记者展示了她与华东驾驶学校签订的合同。这是一份非常粗糙的合同。一张a 4纸标有“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合同”,该合同标有八项,主要涉及费用、车型、违约责任等。但是,没有说明考试地点、培训时间和其他问题。在钱签名的地方,只有蔻驰·桑的签名。华东驾校没有公章,也没有与赤城驾校相关的文字。

"我的朋友看了看,说它一点也不像正式合同。"李萍说,上海普通驾校签订的合同都是驾驶培训协会、交通管理部门和工商局共同起草的示范文本。培训内容、学时和地址都有详细的标注。

当李萍想投诉华东驾驶学校时,他发现在上海交通委员会的名单中找不到,这意味着所谓的华东驾驶学校可能是一所“黑”驾驶学校。

可疑的资格

9月9日,记者来到奉贤区八字桥路华东驾驶学校,首先以注册为由联系了负责人蔻驰桑。果然,正如李萍所说,桑教练向记者强烈推荐在不同地方进行驾驶考试,并告诉他们主要的考试地点是安徽宣城、江苏泰州和浙江绍兴。选择的基础是哪个地方最近通过率高,哪个地方更容易考试。"简单意味着当地的考场更容易操作."后来,桑教练指派另一名教练到商店与记者谈论汽车学习。

在等教练来商店的时候,一个男学生刚来商店和教练讨论汽车学习。记者向他询问了他的驾驶经验。他告诉记者,他在江苏参加了驾驶考试,第二次考试三次不及格。科姆三世通过一次测试的原因是因为仍然有一次手工测试,他向考官打招呼。

不久,一个自称是教练的又高又瘦的家伙来到商店,看上去已经20多岁了。在向记者介绍的过程中,他反复暗示桑教练在当地有关系,可以“安定下来”:“桑教练可以进入宣城的考场,你明白吗?”

然而,至于商店里男生未能通过科目2的原因,他解释说江苏最近一直在进行一项相对严格的调查。

记者发现,与“华东驾校”的美称相比,驾校的招牌实在有点破旧。只有一个红白相间的招牌,上面有联系号码,重点是“45天领证”的卖点,而商店只有5平方米左右。桌子上有一份机动车驾驶员科目考试培训材料,旁边是一叠印有“华东驾校上海办事处”红色印章的“中学生周报”笔记本。

当记者问到华东驾校与其他地方驾校的关系时,负责接待的教练表示,安徽等地的驾校都是华东驾校的分支。

然而,记者通过“上海交通”公开号码询问华东驾驶学校的资质,发现“驾驶培训企业名单”中没有华东驾驶学校。目前,上海交通委员会已经介入调查该校的资质。

赚取中介费用的“黄牛”

那么,安徽省宣城市泾县华东驾校和赤城驾校是什么关系呢?

9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安徽省宣城市泾县赤城驾校,作为华东驾校的学生进行咨询。驾校办公室的两名女性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当听到“华东驾校分校”的声明时,赤城驾校的两名工作人员明显感到惊讶。“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听到分校的说法。我们与华东(驾驶学校)的关系是外部培训。我们的驾校是一所独立的正规驾校。我们有工商和交通部颁发的所有证书。”沉默了几秒钟后,一名工作人员补充道,“当然,华东(驾驶学校)也应该是一所正规的驾驶学校。让我们帮助它训练。也可以说是一所分校。”

然而,在谈话中,赤诚驾校的工作人员多次称华东驾校为“黄牛”。

记者还注意到,赤城驾校办公室的桌面上附有驾驶考试体检表格、标准合同等样本文件,而李萍等学生表示从未收到或签署过这样的文件,体检更不寻常。

“只要你发身份证,就可以在上海注册。我们将为你签合同。体检将在20元内完成。人们不必来。这非常方便。”在谈话中,该工作人员打开了一个70升的白色储物盒,里面装满了装订和汇总的学生合同数据。“这个盒子全部来自上海(学生资料)。它都是这样操作的,非常方便。”

当记者问合同是否可以拿走时,上述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你可以给我你的名字,我可以在系统里查一下给你看,这样你就放心了。”

安徽省宣城市泾县驾驶培训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透露,近年来,确实有很多“黄牛”将上海等地的学生“卖给”泾县的驾校,赚取中介费用,而泾县的驾校则帮助完成居住证、体检等项目,甚至合同都在他们手中,看似方便学生,但实际上他们是为了避免“未来麻烦”。

他认为,李平未能支付考试费是当地驾校在完成泾县驾驶考试四门科目后使用统一支付规则的一种“伎俩”。一旦学生转学到另一所学校,他们可以赚取另一笔考试费:“黄牛”和驾校互相推卸责任,因此学生很难确定应该要求谁收回这笔钱。”

在泾县交通局,记者得到了几乎相同的回复。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通部门和交警部门已经注意到泾县驾照考试中的“黄牛”问题,但是执法非常困难,因为很难识别“黄牛”的行为,也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处罚。

与此同时,上述人员承认,“黄牛”带来的学员往往很难提供合同、收据等相关文件,执法也更难,因为涉及两地多个部门。

该工作人员还透露,目前,泾县交通局正在逐步推行学时计时制,强制泾县本地培训时间,以规范驾驶员培训,遏制驾驶培训中的“黄牛”问题。同时,当局亦正与交通警察署商讨科目3考试的地点,以便选择一个更实用的驾驶考试地点。

[最新进展]

华东驾驶学校关闭了自己的商店

9月15日,记者联系了华东驾驶学校校长桑教练。他不赞成学生质疑的欺诈和其他问题,说李萍学生的低通过率完全是由于客观因素。“我和安徽省宣城市泾县赤城驾校的关系应该是合作关系。我们的商店是他们的注册点。我们在那里招生考试。赚钱绝对是赚钱,但我不能说是在骗人。”谈到驾驶学校的资格,桑教练承认他没有资格。“我知道他们(学生)抱怨,我已经把钱还给他们了,我还关闭了所有的商店。我可以纠正自己。”

蔻驰桑还说,他会一个接一个地通知其他学员有关培训或退款的情况。然而,当记者问及能否提供一个具体的地址让学员联系和处理后续问题时,他拒绝提供,只说可以通过手机联系他:“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可以联系。”

后来,记者联系了李萍、吴克等学生,确认对方确实已经退款,华东驾驶学校已经关门,只留下桌椅等家具。

立即博国际

上一篇: 杭州北干商圈房地产大厦楼盘8月写字楼的出售价格8019元/㎡
下一篇: 首届都匀电影电视节闭幕暨“匀芽奖”揭晓
 
打赏
 
关注最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排行榜
网站首页  |  广告招商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杭网 版权所有